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读书博览 >> 98岁黄永玉笔耕不辍写“长河”式小说 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第三部新鲜出炉

98岁黄永玉笔耕不辍写“长河”式小说 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第三部新鲜出炉

2021-10-28 14:28:34 来源:华西都市报 浏览:


黄永玉 比目鱼摄


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第三部《走读》。

  年近百岁,依然有最新创作的作品出版,这是非常罕见的。湖南籍著名画家、作家黄永玉就是其中一位。8月16日农历七月初九,是黄永玉先生98岁生日。当天,人民文学出版社对外宣布,黄永玉先生近年一直在创作的长篇系列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第三部《走读》,已完成编校下厂印制,即将新鲜出炉,并宣布新书预售向黄先生贺寿。

 85岁开写系列作品 已出第三部,还在继续写

  2008年,时年85岁的黄永玉重新开笔写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,迄今已逾13载。从2013年8月开始至今,人民文学出版社陆续出版了黄永玉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之《朱雀城》(84万字),《八年》(130万字)和48万字的《走读》。出版社透露,黄永玉目前还在继续创作,人民文学出版社也将继续出版这部独具价值体量庞大的佳作。

  这部“长河”式的小说“沿途”景致异彩纷呈,境界开阔,气象雄浑。新作《走读》笔力未见丝毫减弱,跟十三年前在《收获》连载之初的从容、沉稳、诙谐、活泼的风格保持着惊人的连贯与完整。一部小说在作者心中酝酿八十余载,一旦付诸笔端,十几年如一日的稳定雄健,下笔如有神助,运筹帷幄、收放自如,如绘巨幅山水,勾皴点染、意到笔到,详略剪裁、处处得当;更带着稀有的自由神思,嬉笑诙谐,议论宣叙,无不妙趣横生。

  一个刻木刻的年轻人靠在厦门边上教半年小学攒下一张机票,只身到大上海,以后的日子则全凭勇气、运气、力气了。吃的、住的、穿的问题兜头盖脑把人打蒙,何况是在大得无边的繁华都市,生在朱雀、闽南长大的张序子连过马路都是难题,车水马龙让人胆寒,简直不敢举步……人生的秘诀果然就像兄长朋友鼓励他所说“别看汽车上人多,挤一挤就松了”那般?

  《走读》是一部“流浪艺术家之歌”,将捉襟见肘的困窘、难堪中的失望,张序子的日常生活行止细细写将出来,没有哀怜、沮丧,只有诙谐和幽默的勇气,既是歌咏也是感喟。艺术上的孜孜以求、朋友们的善行相助,令张序子毫不马虎地一日一日用心用力地见识生活这所大学堂。

  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从张序子两岁开始,写他的太婆、爷爷、父亲母亲、姑姑和表叔们一个大家族,和他们生活的朱雀古城的四季时光、风俗民情、各色人物……极尽鼎盛时期古城的繁华与荣耀。当朱雀城逐渐衰败的时候,十二岁的张序子也不得不沿着那条母亲河,漂流到外面广阔的世界,八年流浪历险,适逢民族抵御外辱的生死时期,少年孤身游走于闽东南一带,见识海洋文明和别样人情,艰难求生长大成人。这一段生命之河岂止无愁,恰是盛满了家国、故园、骨肉的哀痛。

 以木刻绘画闻名 却将文学视为最倾心“行当”

  黄永玉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木刻创作,后拓展至油画、国画、雕塑、工艺设计等艺术门类,在中国当代美术界具有重要地位。代表作有套色木刻《阿诗玛》和猫头鹰、荷花等美术作品。他设计的猴年邮票、“酒鬼”酒的包装,广为人知,深受大众喜爱。

  黄永玉是湘西凤凰人,著名作家沈从文是他的姑表叔叔。黄永玉祖上是“拔贡”,负责“文庙”事宜,祖传“砚田”耕种,是读书人家传承。他的爷爷跟随民国时期凤凰籍的内阁总理熊希龄做事,他的父亲母亲上世纪二十年代分别担任过凤凰男女小学的校长,都是早期共产党员。多民族聚居和边地闭塞,形成了凤凰特别的风俗。

  黄永玉十二岁离开家乡去厦门集美学校求学,不久,抗战全面爆发,黄永玉说自己“靠捡拾路边残剩度日”,跟着老百姓躲日本人,在闽东南流浪,用脚走过“千里万里”;他当过瓷厂小工、戏剧宣传队美工、美术教员、文化馆干事。紧急时刻,靠着一手“剪影”功夫挣到饭资,也交到朋友。他三次从日本人的炸弹下捡回性命;为了生存,和一船舱尸体同行,险被抓“壮丁”。

  始终,黄永玉的行囊里背着书籍。因为热爱木刻,像找到父亲一样认准了“木刻工作者协会”,以后这就是他的身份证,以此结交气味相投的朋友。他在闽赣地方认识和神交了一批木刻家、漫画家、诗人报人和读书人,也在这里遇到了一生的爱人梅溪。

  “活得这么老,常常为这些回忆所苦”,今年98岁的黄永玉,实实在在跟百年中国同呼吸共命运,他的人生跟时代和历史紧紧地缠绕。在新作《走读》里,他有一段自况:“我也不清楚,一辈子不晓得从哪里得到和敏悟。上当倒霉之后不叫痛,不骚心,甚至不当是一种教训,把自己的傻行当作笑料去取娱朋友。更不做借酒浇愁的类似表演,让朋友来分担我的小小疼痒。”这大概是“无愁河”三个字的来历。虽然自小到大经历的是满满的哀愁和伤痛,却从不停下来舔舐伤口,只是一味地前行。

  《朱雀城》出版时,黄永玉给读者的献词是:爱,怜悯,感恩。这是他写作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的题旨。虽以木刻和绘画赢得巨大声誉,黄永玉却将文学视为最倾心的“行当”。他第一次在报纸上发表诗歌作品还只有十四五岁。后来他在回忆沈从文的文章里说:“要写历史,恐怕就是这种‘长河’式的历史吧?”他的这个见解,或许就是我们理解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洋洋数百万言的匙钥。

  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

赞助商链接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
主办单位:中国视讯影视TV
版权所有:中国视讯影视TV.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晋ICP备20006400号-1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0423号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

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731号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