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佛教文化 >> 四川旺苍20余尊唐代佛像被盗超半年 当地警方发布悬赏通告

四川旺苍20余尊唐代佛像被盗超半年 当地警方发布悬赏通告

2021-10-17 11:29:28 来源:新京报 浏览:

四川旺苍20余尊唐代佛像被盗超半年

当地警方发布悬赏通告,对于提供线索且对破案发挥重要作用的人员,将给予最高5万元奖励

四川广元旺苍县佛子岩20余尊千年摩崖造像被盗,佛子岩是该县境内规模最大的一处唐代摩崖石刻造像,被盗佛像涉及4龛,多尊石刻造像被盗窃损害。警方发布悬赏通告,对于提供线索人员,将给予最高5万元奖励。

新京报讯 近日,四川广元旺苍县公安局发布悬赏通告,位于该县普济镇佛子岩多尊摩崖造像(佛像)于今年1月发现被盗。对于提供线索且对破案发挥重要作用的人员,将给予最高5万元人民币的奖励。昨日下午,当地媒体报道,就“旺苍县普济镇佛子岩摩崖造像被盗”事件,专案组已组织处理8人,立案审查5人。

17日,旺苍县文化旅游和体育局、旺苍县公安局等相关人员表示,案件正在调查,出于保护文物的考虑,暂不方便透露相关细节。

有的佛像整尊被盗,有的头部被盗

3月8日,中国被盗(丢失)文物信息发布平台公布了四川旺苍县佛子岩等23件被盗文物信息。其中22件被盗文物为摩崖石刻造像,剩下一件为明嘉靖年间侯缄墓前的一只石羊。信息显示,该批被盗的22件摩崖石刻造像均来自唐朝(公元618年—907年),完残状况为“基本完整”。

据中国被盗(丢失)文物信息发布平台的信息,旺苍县佛子岩被盗佛像分别涉及8号龛、12号龛、31号龛、39号龛,从被盗文物实景图来看,多尊石刻造像被盗窃损害,其中31号龛损失严重,9位“听法菩萨”不同程度受损,其中有的整尊被盗,有的头部被盗。

“据说是有人发现石窟文物被盗后报了警,但具体情况不太清楚。”昨日上午,旺苍县委宣传部新闻文化股向股长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原旺苍佛子岩31号龛,外方内佛帐形龛,外龛敞口平顶,内龛佛帐分上、下两层,周壁雕各式听法菩萨像,左右侧对称,四排共计34尊。听法菩萨坐于莲台或莲叶上,石刻造像精美别致。

昨日,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、巴蜀石窟寺研究所所长符永利介绍,他2015年曾来到旺苍佛子岩摩崖造像进行实地考察。据符永利回忆,当时看到的佛子岩摩崖造像周围有围墙,钥匙由当地村里的文保员保管,“我们联系了文物部门,在文物保管员的带领下,来到崖下,入门观看了造像。”

见到造像时,崖前已有不少残龛残像散落周围,破坏比较严重,保存完好的少见,但雕刻精美,题材也比较有价值。被损害的造像,让符永利感到十分痛心和可惜。

佛子岩摩崖造像开凿于盛唐时期

“川北地区摩崖石刻造像数量众多,文物保护工作极为艰巨,因不可移动,大部分石刻造像采取就地保护的管理政策,石窟外建起围墙,近年也逐渐普及了监控设备。此次佛像关键性部位被盗,给当地石刻造像文物的保护带来了不可复原的后果。”长期从事四川地区石窟研究的杨筱博士说。17日,她向新京报记者介绍,通过调查,四川地区可以确认的摩崖石刻造像遗址共计2134处,占全国摩崖石刻造像遗址的近三分之一。

四川几个区域的石刻造像共性较多,但各有特点。学界通常将川北地区的唐代摩崖石刻分为两个区系,一为广元地区造像,一为巴中地区造像。而这两个区域集中了嘉陵江流域的大半窟龛,代表嘉陵江流域的窟像。

据广元皇泽寺博物馆、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调查报告显示,佛子岩是旺苍县境内规模最大的一处唐代摩崖石刻造像,现存编号的龛像共41个,其中记录了唐代天宝年间的造像题记,因此基本上判断该系列造像开凿于盛唐时期,造像的题材和风格与巴中石窟接近。

符永利告诉记者,佛子岩摩崖造像的主要内容有弥勒佛、观音菩萨、供养人、佛塔等。从形制、题材与造像题记等判断,可知此处造像开凿于盛唐时期,为今人提供了盛唐时期摩崖造像的珍贵实物资料。

此外,佛子岩摩崖造像兼具广元石窟、巴中石窟两地的特点,尤其与巴中石窟的风格更为接近,在研究川北石窟以及广元与巴中两地石窟变迁、传播历史过程中具有重要学术价值。

与此前乐山夹江县摩崖石刻失而复得的10颗佛头不同,川北地区石窟开凿于初盛唐时期,就历史和艺术价值来说更为可惜。“摩崖造像作为在地的历史文化遗存,一旦被切割盗掘,遗址的完整性和文物的历史意义就受到不可复原的破坏。”杨筱说。

■ 建议

仿照河长制落实文保责任

日前,新京报记者曾走访四川、重庆当地多家博物馆。在四川博物院佛教造像的展馆陈列中发现,多尊遗址出土的唐代菩萨立像有的只留下身子,佛头不知所终,有的只见其头像,不见身子。

据该馆解说员介绍,作为打制工艺的石刻,佛像的工艺价值很大一部分在于佛头,佛头易于搬运,此外因石刻造像中佛手指法和姿势的变化多样,导致佛手也易被盗。

符永利认为,摩崖造像的佛头、佛身之类文物,由于盗窃时使文物受损,且脱离了原来整体的历史环境,其经济价值大打折扣。

在基层文保单位管理工作制度上,符永利建议,落实文物保护责任,以文保单位所在地的县、镇、村各级领导为责任人,仿照河长制,推行文物保护责任制,层层落到实处。同时,也要增加文物保护投入,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点要安装齐备的电子安保监控系统。

昨日,文保志愿者唐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,现代佛造像中,佛身一般由徒弟雕刻,佛头和其他关键部位则由技艺成熟的师傅来雕刻。被盗的佛造像文物要么流失海外,要么进了收藏会所。

唐先生认为,偏远地区基层文保单位要防止“破防”,除了应加强地方安防设施的管理,提高政府有关部门的督促效率外,也得让民众足够了解文物,了解其文化价值。在此次佛像被盗事件中,对于网友“不要发照片,发了反而会引起盗贼的关注”这一评论,唐先生持相反观念。

“之前在山西长治壶关县的一个村子,庙里头的文物石狮子被盗,但村民拍了照片,我们后来就把照片放到网上,盗贼迫于压力,最后偷偷把狮子搬回到村口。”唐先生说,让文物被盗的信息流向民间也很重要,只有让人知道什么东西丢了,大家才会留心关注,早日破除悬案。

赞助商链接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
主办单位:中国视讯影视TV
版权所有:中国视讯影视TV.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晋ICP备20006400号-1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0423号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

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731号

百度